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NK細胞自述:我是如何成為抗癌第一道防線的
2020-02-25 14:35
來源:whltg
閱讀數:0

相信大家都聽說過我的大名,我就是被譽為抗癌第一道防線的NK細胞。



作為免疫天團的當紅偶像之一,近些年來隨著對我的研究不斷深入,我在免疫治療中的地位也不斷地增加,成為科學家們的熱門研究對象之一。



今天我就來和大家好好聊一聊我在免疫治療中的地位。



眾所周知,我和T細胞和B細胞都有著同一個母親——那就是造血干細胞,當然我可沒有我那另外幾個兄弟在血液中占比高,我只占外周血中淋巴細胞總數的5%~15%(每個人的占比不一樣),雙胞胎T細胞可以占到65%~70%,而B細胞占比在20%~25%左右。



雖然我的占比不高,但是我發揮的作用可是巨大的。且聽我一一道來。


我是一個殺手細胞



大家從我的名字——Natural Killer Cell(自然殺傷細胞)就知道我是一個殺手細胞(當然我另外的兄弟也是殺手細胞),但是我只對那些變壞了的細胞執行殺傷能力,對于正常細胞可是很友好的。



這個過程中最關鍵的一點:我需要去區分細胞是好是壞,而這也促使我成為抗癌第一道防線。



人體內的細胞每天都會迎來新生和死亡,正常情況下細胞到了該死去的時候都會自己凋亡。



但是如果細胞被感染了或者癌變了,那么可不會乖乖的結束自己的性命,這時候就需要我們免疫天團來維護體內細胞的穩定。



我們會去檢查每一個細胞的“健康證明”,當然,以你們人類的說法就是MHC I類分子,它們可以將細胞的健康狀況呈現出來給我們看。



像我的兄弟T細胞和B細胞就必須識別健康證明,如果狡猾的癌細胞把“健康證明”給藏起來,也就是降低MHC I類分子的表達,那么我的兄弟們就很可能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不是正常的細胞呢?



猶豫就會敗北,癌細胞就趁著我的兄弟們思考的時候不斷壯大自己,“不能識別就不能殺傷”成了我兄弟們的軟肋。



科學上稱這為“MHC限制性”。

1582609373132.jpg


T細胞受體(TCR)在識別APC(抗原提呈細胞)或者靶細胞上的MHC分子所提呈的抗原肽時,既要識別抗原肽,也要識別自身MHC分子的多態性部分,如果無法識別則無法有效的殺傷,此現象即MHC限制性



但是我可不一樣。



我的性格比較暴躁,所以才會被科學家們冠之以“Killer”的名號,暴躁的我其實也有安撫的方法——只要細胞們拿出足夠可信的“健康證明”,就可以讓我冷靜下來。



但是如果拿不出來,那么就不要怪我無情了——我會摧毀這個細胞。



這樣的冷酷無情讓在癌細胞丟失或者偽裝自己的健康證明躲避其他免疫細胞追殺的時候,我可以直接對其進行殺傷。



因此,我才獲得了“抗癌第一道防線”的美譽。



我現在是越來越得到科學家們的認可,同時因為我的這一特異性,也使得我和腫瘤愈后生存有著很大的關系,我的活力越好,那么就可以更好地預防腫瘤復發。


上海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